可能是我长得漂亮的缘故吧,人缘一直都不错,特别是有许多男孩子都愿意主动和我交往.但说了你们也不可能会相信,我一直没有正式交过男朋友.一方面从小到大,父母都把我看管得很严,怕影响学习,不许我在读书的期间的交男友:另一方面是我自己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男孩子们的感觉不是那么好,我乐意和他们做要好的朋友,可是不想做那种有直属关系的"朋友",这样我会觉得自己不自由. 虽然如此,上了大学之后,追求我的男孩仍然十分的多,可我们只是维持在一般的关系.在他们的眼里,我是一个有思想,有抱负,有主见的女生.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我长得很漂亮,且对人的态度友善,不像那些自以为是的"冷美人:.不过,我却很苦恼,他们把我想像的越好我的压力就越大,内心的我其实存在多重的性格.就比如说我外表不愿意做别人的女朋友,私下里我却有着许多古怪的爱好,或者可以称为"癖".我喜欢自慰,喜欢剌激,喜欢在隐蔽的地方脱光全身的衣服------------太多太多了.有时连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有点变态.尽管如此,我却不会很自卑,相反,往往会沈迷于此而不能自拔,我喜欢这些特别的感觉.可惜上中学的时候我一直住在家里,这些行为或多或少都能得以收敛,等上了大学,离开了家,在大学外面自己租了一幢小屋住在外面.我的衣柜里的新衣也越来越多,其中更多的是裙子,吊带背心等.我喜欢它们不仅因为它们有着鲜艳的色彩,则是穿上之后能显露出我优美的缐条,吸引大众的目光.这样我会感觉自己就像是女王.美丽而性感.大学开学后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踏着花步在通往教室的路上轻盈地走着.身边一如既往,充满了火辣的目光.这些所谓的大学生,恐怕也不曾见过多少像我这样的美女吧,每次我经过的时候,总会有几个猥猜亵的人影在我周围晃荡.一双双如狼般的尖锐的眼睛在我身上打转.起初我有一点点不适应,可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男人都是这样的好色,"我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露出了少许的笑容.正是从这些古怪的眼神中,我得到了满足,得到了剌激.今天外表我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分别,内心却忐忑不安.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美丽的身体带着罪恶.我穿的是一件紧身白色连衣短裙,靓亮的长发披在背上随着和风在轻轻地飞扬.在阳光中,修长的一又小腿露在裙摆的下面,没有丝袜的装饰,看起来圆滑光亮.可是我为什么会心跳呢?呵呵,说出来会吓人一跳,谁也不会想到,今天我没有穿内裤,而且,在我的最保密的那个部位些时正插着一只中等型号的电动阴茎.一阵阵快感正源源不断地剌激着我的神经中枢.让我有些炫晕.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得努力掩盖自己兴奋的表情.装出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看着快接近教室了,我的心却跳得更加厉害,那只插在我阴阜里的阴茎正以中速剌激着我,淫水沿着大腿的内侧涑涑地流着,仔细点看就会发现地上有一条若有若无的亮缐,这些全是从我身上流下来的."糟了,要是有人发现就完了."我这样想着, 却莫名地兴奋,"不要紧张,不要紧张,现在没有人,没有人会发现那些东西的".我安慰着自己,脚步没有停下来,一直会教室的方向移动."噢,快不行了,插在下面的那个东西要掉下来了."我想让腹腔加紧一点力,尽力夹紧那只电动阴茎不让它落下来.不过,由于淫水的作用,它变得很滑,大腿根部用力既不能轻也不能大,轻了夹不住,大了更会把它挤出来.所以,我不能走快,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挪."天哪, 要掉下来了!「到达教室门口的那一刹那我几乎要喊出声来 兴奋得大脑一片空白。 幸好还有一丝理智,我小心地走到了自己的书桌旁。 」成功了「我心里为这一次的特别行动暗暗自高兴。 几个男同学以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可能是因为刚才我时来走路的姿势吓着他们了吧, 再看看周围还有几个女同学也在看着我,不过她们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忌妒, 「哼谁让你们没有我漂亮,」我心里又是一阵狂喜。 没一会儿就上课了,今天上《外国文学通鉴》, 教课的是一个带着一付深度近视眼镜的中年男教师。 由于他为人比较随和,所以大家上课时气氛有比上其他课时要热烈。 而一开始我就没有专心听他讲课,下体的剌激使我的心情难以平复下来。 本来走路的时候那只东西已经快露出体外了, 坐下之后我把身体保持成前倾的姿势,它就可以整个地插入阴阜里, 只留下一条电缐一头连着电动阴茎,一头连着装在我裙袋里的开关。 由于有了椅子的支援,我现在可以用劲地夹着它, 不必担心它会滑出体外。 光想想在教室这么神圣的地方做出这种淫秽的事情, 我就禁不住莫名地激动起来。 我把那只电动阴茎的振动速度调到了高挡, 它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耗子在我的嫩穴里强烈地跳动着, 深深地剌激着我的阴唇一直维持到下课,我已经来了两次小高潮, 幸好课堂里也有些乱否则我轻声呻吟的那几声一定会让人听到的, 而坐在我周边的又多是男生。 万一要是当时出了什么乱了,我青春玉女的形象岂不全完全了。 后面我又坚持熬过了几节课,终于到放学的时间, 我全身都快没有力气了。 大学里大家都是一放学就赶去吃饭,一般不会在教室里逗留, 除非是有什么问题要问老师。 今天可能老天也怜惜我,不让我的形象受损, 才下了课大家一个个鱼贯而出,我在后面慢慢地收拾着课本, 等人流走空了才深深做了几个唿吸。 我也想走,可是脚不听使唤,又酸又麻木, 实在是不能却了。 「那本小姐今早就留在这里吧」。 大学里的教室一般早上开门,到深夜晚自习后才关闭, 后以我不用担心会有人锁门。 短暂地休息之后,我好像恢复了不少力气。 可还是不想动,平时就很娇柔,在坚持了一个早晨后, 体力下降得太厉害了。 「谁来救救本姑娘啊!」这时的我多希望能了现一个白马王子, 把我带走。 」 既然不能走,那做点什么好呢「我软软地坐在位子上, 百无聊赖。 而那个小耗子还在振动。 但已经被我调到了低速。 「假老公,本小姐要休息了。 」我自言自语着。 于是低下头,把裙摆翻上来,拿出了电动阴茎。 它上面已经淫水淋漓,更何况我的小穴穴。 可是我还想要剌激啊,出门的时候只插了这个中型的小家伙, 就是把它调到最高速也不能满足我的慾望。 看着空旷的教室,我在搜寻着什么东西。 没有令我失望,好半天终于在一个男同学的书桌里找到一个空了的啤酒瓶, 「太冷了它会不会伤到本姑娘的宝贝」摸着瓶身我犹豫了半晌, 终于忍不住要下手了。 我把瓶身擦了一下,仍旧把裙摆打开,用瓶子细的一头对准自己的「妹妹」慢慢地插进去。 「噢,噢,」才进入一点点我的阴唇就因为冷的剌激而收缩, 我忍不住轻声呻吟了。 「再进去点,再进去点,」一个声音在催促着我, 终于我鼓起勇气狠狠用玉手在瓶尾上拍了几下, 瓶子细的那一部份就一下一下深入到了阴阜中。 「不行不行,快撑开了。 」当瓶子粗大的部份跟跟往里钻的时候我感觉阴阜胀得厉害。 虽然我喜欢用电动阴茎插自己的小穴穴,可是一直以来由于保护措施做得好, 洞门也一直很小甚至比一般的处女还紧。 用酒瓶这么粗的东西摧残自己还是第一次。 「啊!啊!噢!噢!----」我当真是鬼哭狼嚎了, 整个教室里都是我的浪叫声。 这个时候要是管楼的工人见到了我就惨了。 想不到自己会这么淫荡,教室的门都没有关啊。 越是淫邪越是兴奋,我已爬在了书桌上, 背朝天翘着白嫩的屁股,一只手扶着书桌保持上身不下落, 一只手扶着瓶子一下一下往小穴里塞,「我快要死了, 啊噢,噢,哦----」阴道里又是淫水连连, 一部份从插在阴道里的瓶口流到了瓶子里一部份涌出了玉门, 粘满了整个阴阜顺着圆滑的大腿流到桌面,染湿了一大片裙摆。 不管是衣服染脏还是教室门未关,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了这许多, 我全身如火焚般难受香汗如雨。 也顾不了多少羞耻,跪坐在桌子上,双手在腰间一拉, 裙带飘落过后洁白如玉的身躯伏在了桌面上, 娇喘吁吁浪叫声声。 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现在的快感,只见近三十公分的洒瓶大半湮没在了本姑娘的嫩穴里。 阴道填得不能再填了,随着身子的上起下伏, 酒瓶的尾部撞击着桌面催动瓶口一下一下冲击着我的花心。 每一下都疼痛异常,每一下都换来我疯狂的叫声。 天哪,这就是平常那个文静,恬然的淑女吗眼泪模煳了我的眼睛, 而瓶子的剌激麻木了我的大脑和玉体。 对于我这样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孩来说,真是的太累了, 长时间精神和肉体都处在疯狂的巅峰我需要休自。 终于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眼前一黑,人倒了下来。 」砰『地一声,那个「失宠」的瓶子结束了它的任务, 从我的下体滑落打啐在地上。 人于是沈沈得躺在桌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只觉得头如欲烈。 低头看自己的小宝贝,只见它已经恢复了原来形状, 只是外表有一些红肿。 看到教室门随风关合,而自己一丝不挂,突然间羞得面色绯红, 赶快起身部到地面穿上衣裙心里默默祈褥着不要有人在我睡了之后发现我的窘态。 收拾了桌上那些已经干涸的淫水,整理好衣裙, 顾不得脏急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那又是一片惊奇和好色的眼神里,我满面带羞奔回了自己的小屋。 其实我也想做一个好女孩,真真正正地做我的玉女,我也不是很讨厌那些男孩子们,虽然不少男孩盾中的是我漂亮的外表,但也有真心对我好的.其中有个叫鸿的同学给我的印像很深.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都是一付意气风发的样子,那征明他是一个有精力的的男人,,智力型的男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一片樱花林里.当时的我们只是擦身而过,他回头对我轻声说了句:"对不起">而后很快就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看着他飘逸的身形远远离去,我尽然一动也不能动.一股幸福的感觉涌上了心中.那时起,我的心里就一直贮留着这样的一个男子,挥之不去. 原来他是我的同学,我一直都没注意到他.因为我不太喜欢和男孩子说话,所以之前不认识是情有可缘的.那天以后,每天上课的时候我的眼睛也只为他一个人而专注. 应该说有 了心目中的恋人, 我要注意收敛一点维护自己的玉女形象了。 可是不出几天,我又在校园里有了第二次现淫秽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从那次在教室里一番淫秽之后,竟喜欢上了把自己裸露的感觉.一天晚自习后,我耐心地等到其他人离去.夜很晚了,若大的校园里空旷旷地没有几个人影.我依然是穿着一身的薄装.在教室里,趁着没人,我偷偷地把内裤从长裙里褪了下来放在书包里.然后怀着一颗复杂的心态走出了教室,准备走回自己的住所. 我的住所紧挨着学校,从教到那里按平常速度步行要花十五分,其中要经过一段没有灯光的黑影区.我看了一下手表, 已经过了11点半了这个时候街上的人不是很多。 我又在大脑里想着一些邪恶的东西。 我信步走进了黑影区,在一个偏僻的角度落里停了下来。 趁四周没人,我马上脱下连裤丝袜和第裙把它们放到了书包里。 夜有一些深了,这里又是城市的少人区, 所以现在出奇的静好长时间也不会出现一个人。 我的下体赤裸裸的,良同吹来,我不禁打了几个寒颤, 大腿上起了不少鸡皮疙瘩纤纤玉体在晚风中显得那么单薄和弱小。 自己也来一些后悔,心里想着,就算不会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窘态, 只怕着了良明天要发烧的。 可是大脑里一想到裸露的身体,便咬咬牙坚持下来了。 小巷太黑了,我小心翼翼地走着,一股恐惧袭上心头。 我从小就怕黑,而今一个女孩子穿成这要走在街上, 能不害怕吗心里一边祷告希望一路平安。 几分种的路程后,终于看到了一百米外的路灯, 心里马上一阵窃喜因为我的住所就要灯角度下的那一片住宅里。 我加快了脚步,向着那里走去。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只有十米了」。 我心里在默默数着,就要经过一户人家的门口里, 突然门「吱」得一声打开了我顿时如糟雷击,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被人发现了。 」这里灯光很亮,我惨了,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把书包掩大了下体。 低着头一路小跑。 「小明,尿完了快进来,小心着了良。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那道打开的门里传了出来。 我鼓起勇气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人小男孩正在那里小便。 「太好了。 」我转危为安,心里一下子又释放下来。 可是为保名洁,我还是小跑着回到了自己小屋里。 「砰」门重重地被关上,我背靠在门里, 一只手拍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娇喘吁吁,想志刚才一幕, 当真吓了一大跳浑身都在出汗。 「没事的,没事的」我安慰着自己,一联明到那个小弟弟小便的姿势, 面颊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不公平嘛,女孩为什么一定要蹲着小便呢「突然我又有了一缐的愤闷。 想到明天还要上课,我洗漱完,像往常一样, 脱得光熘熘地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里很快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昨晚为追求一时的淫乐,果真把自己又交给了病魔, 一想到要吃那些苦药我就直吐舌头。 拖着病歪歪的身体,我坚持来上学了,这个举动似乎很受大家的赞同, 男孩们一致投来关心和怜来的目光时不时人有人来虚寒问暖。 我不知道这种关心和同情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是因为我有病大身, 身上衣服多了不合他们口胃,所以他们都希望看到那个健康靓丽, 衣衫明亮的玉女。 不过我还是挺感谢谢大家的关怀。 但令我很失望,鸿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 甚至是注意我一秒钟表他不是在和男孩们谈笑风生, 说是和女孩们调侃。 而那些女生都是那种很普通的。 我有些醋意,恨那些喜欢她,和她聊天的女孩。 也恨他凡事漠不关心的傲慢态度。 我承认自己有时很自私。 但哪个女孩不想真正拥有一个关心自己的男子。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没有一份完整的爱情。 难道是我要求太高,拒绝那些曾经的追求者们我说不清楚, 只是为自己觉得悲哀。 突然间我就哭了起来。 没有理由的哭。 周围的男孩们却不知的措,以为是他们什么地方得罪了我, 忙不叠地向我道歉。 我于是又觉得自己这样太好,擦了擦泪水不哭了, 反而看到那些追求者们的点头哈腰状破涕为笑了 他们于是更不懂了。 「唉,女孩的心事你们怎么会了解呢」我若有所思。 终于又等到放学了,我身体热得厉害,虚汗淋淋, 脸色白得吓人活脱脱倒像一个「病美人」。 我挣扎着走出教室,又有几个热心的男同学主动提出适我回家, 但都被我一一谢绝了。 而我的心里倒希望那个狠心人能偈他们这样对我多关心一点。 我支持到了校门口,头就开始炫晕,天地好像都在打转。 我只能用手扶着旁边的栏杆一边喘气一边作短暂的体息。 不少走出校园的人都报以异样的目光。 可能他们在想,「这个小美美是不是虚脱了」「她这么靓, 身体也不错干起她一定很爽。 」这些想法我都能那一付付淫邪的神情中体会得到。 我有一天有了心中的恋人,也许我应该好好地善待自己了, 可是事实总让人很无奈原来他来许多恋人。 我不感到意外,像他这样的好男子的确是女孩竞相追逐的对像。 只是我不能忍受的是他在我面前公然与别的女孩接吻。 那是我无意中撞见的,他也见到了我,可是从他的眼神里我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羞怯。 我早已在心里以身相许,认定了他,要他却全不在乎, 我很委曲。 在这个大学里,我也算是绝色美人,比起那些庸枝俗粉好上多少倍太不公平了。 他不喜欢我,就算我吸引了全界的目光又如何我不要做女王, 我只要做一个被他宠爱的小动物就满足了。 如果说女人都是奇怪的,那用在我身上就应验了。 因妒成恨,我会怎么做一些疯狂的慾念又重新占据了我的精神世界。 我上学的时候穿的更加性感,辣妹装为我吸引了更多的暧昧目光。 短裙在空中飞舞,可是下面却很少穿内裤,我不怕被别的同学发现, 发现了更好我不要再做回那个表面文静的好女孩, 我要推残自己美丽的身体以之来渲泄心里的不满。 我已经无法自拔,我喜欢被男人看,我喜欢很辣的打扮, 我喜欢被男生偷瞄会很有征服感和成就感,也很有兴奋的感觉。 既然得不到自已所要的爱情,干嘛还为他一个人守身如玉。 我不会再吝啬自己的身材,身边就出现了很多的男生, 同学朋友啦,连走在交园都有人一直看我,又让我回到高中时的感觉, 被大家同时看着既骄傲又兴奋。 当他们看着我清纯的脸孔和我身上曲缐尽露的辣妹装扮时, 我也知道他们心里要想什么: 不外是这女孩穿的这么骚 一定很喜欢人家去上她或是如果能插入她,让她发出叫声, 一定很爽之类的。 更甚都,或许在幻想着我紧身裙下正不断流着淫秽的液体, 渴望粗大阴茎插入。 当玉女发起狂来,是任何人无法想像的。 那天我有6节课,早上1,2节没课,早上在自己的床上自慰, 到极度兴奋淫秽水泛漤里,将我新买的三段变速人工阴茎插了进去, 再启动了低速震动。 我喜欢那支是因为它有三各速度: 当低速震动时, 我可以一直保持兴奋的感觉甚至一整天也可以;当中速时, 就已经可以让我达到疯狂的的高潮了。 且它的体积比我以前用的那支中等型号的阴茎要大一些, 插入身体里应该很爽快吧。 我起身慢慢走到镜子前,走动时阴茎和大腿的摩擦让我感到插入的充实。 我喜欢在镜子前,看着自已美丽的身体插着不断震动的电动阴茎, 这是很多男子想插入的身体啊!我却只想用假阴茎来作贱这完美的身体。 看着自己因跨下假阴茎震动带来的快感而扭动的身体, 大脑里掠过一阵阵泄恨的快感。 我喜欢的男子不想珍惜,就让假阴茎来占有吧。 这种淫邪的气氛,我就受不了而高潮了。 当我感受震动时,一面用不断流出的淫水涂在肛门上, 一面伏在冰凉的衣镜上娇声呻吟。 光是第一次的报复心情,就让淫水不断地分泌, 插在下面的阴茎不停地震动快感连天,我心时暗暗下了决定, 今天一整天都不要拔出来!想了一下把正在震动的阴茎调到中等速度。 快感在电动阴茎的带动下不快速提升,快接近临界点了, 我忍受着慢慢将它滑入阴道深处。 「哎哟,好昆,进不去,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是因为多天的「循规蹈纪」让下体的肌肉重又恢复了紧小的状态, 或都是阴茎太大了。 那只阴茎塞进去了一半就难以再深入了, 快感持续升高我快不行了,没时间换小支的了, 开关已经启动无法停止我用力将它插入我体内, 一股电流由下体通过不同以往的高潮,我倒在地毯上抽搐, 下体的阴茎仍持续地震动淫水不停地流淌,好不容易缓过气来, 我保持兴奋的心情开始穿衣服。 使用电动阳具的好处就是我可以空出双手, 需要用手去保持我的高潮。 我忍耐着即将来临的第二波快感,挑选着去上课的衣服。 喔,有点不行了,在震动的地狱下,我穿上我最喜欢却不常穿的白色吊带袜, 再选一件可把臀部包地紧紧的短裙刚好把吊带遮住。 可不能让人看到我穿如此淫荡的丝袜去学校。 结果我穿了细肩露背的上衣,和8公分高的高跟鞋。 唉,根本不是上课应有的打扮,但在电动阴茎的控制下, 已经无法思考了这样的装扮一出门就达到了我要的效果--街上每个人都看着我, 电动阳具不停地带给我无止尽的震动加上穿高跟鞋, 走路一定会摆臀更是不断剌激着我的阴部。 如果这时有人来跟我搭讪,我一定会不由自主地在他面前高潮的。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因路面不好,一直上下跳动, 加上挤满人我把阳具震动的速度一直持在中速, 手偷偷伸到裙下应该没人看到,扶了一下下体的假阳具。 在怕它掉下来的情况下,我像小腹里用了点力把它紧紧地夹住, 这样所感受到的震动强度更加强烈走路的姿势很是别扭。 这样不停地爽下去,在到达教室之前,先后泄了两次, 好在我还有最后一丝神智。 在学校课一节一节地过,同不对我的妆拌早已经习惯, 没有特别的么应。 不知有没有人发现我穿的是吊带丝袜,还有没有穿内裤就来上学, 且下体还满满地塞着一支电动阳具光想想这些就令我兴奋 更何况是下体的阳具仍旧不停地带给我快感淫液不停地顺着染在我坐的椅子上。 我根本不关心时间的迟里快慢了,完会沈溺在电动阴茎的震动下。 中午休息时,大家都去吃饭,我只想赶快去化妆室, 因为上课时高潮不断的袭来我已经无法靠自己的意志去将阳具速度调回低速了, 无法停止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经验,以前都是高潮后, 就降低速度有感觉后再调高,如此重复。 淫水不停的流到丝袜上,不想也不能将速度调回。 我在混乱中想唯有将它调到最高速,疯狂的去刺激阴核和肛门, 达到极乐的境界才能破除这种状态吧!但是最高速只有在家里试过, 在外面是绝对的禁忌。 我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具淫慾的工具,一架泄恨, 泄慾的机器。 体力在一下一下地消耗着,我怕我会变得全身无力, 那样让别人感察出异况我会被发现的。 我只想着赶快到化妆室去,一边走着,下体的刺激更加强烈, 淫水在中速的震动下不断流到腿上,前后两支阳具不停振动在淫水的润滑下, 正逐渐的慢慢下滑中。 我快要没力气去缩紧下体,使其不掉下,周遭都是人, 我还必须装作若无其事努力忍受着快感,不使人发现。 喔!我真是喜欢这种异样的气氛。 我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班里的玉女代表,内心世界全是淫秽的思想。 途中,有一位我的同班同学,我知道他暗恋我, 居然在这时说要找我去吃午餐我那时完全不懂他说什么, 只想着到化妆室后就可以让自己到达极乐的境界, 发狂享乐摆脱这淫水四溢,无法满足的感觉。 他看出了我的异样,扶我到旁边的栏杆处休息, 问我是不是不舒服。 我心里说着:「我要舒服啦,快让我去,快!」而他只一直问我「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我已快进入那让我害怕的极乐地狱了, 虽然前后的震动速度仍不变但由于高潮不断累积, 无法发泄的结果加上阳具快要掉下被人发现的羞耻, 我即将要进入无法控制的地步了。 在迷乱中,我发现我的手已伸入口袋,拿着控制着我下体阳具的开关, 想要调到最高速我在内心呐喊,压下去就毁了, 可是仍阻不了我疯狂的本性让大家看吧!不要忍耐了, 按下去就解脱了不要想太多,有什么比极乐的高潮更重要的呢我不断说服自己, 理智一点一点流失不管后果了,我要!就在学校化妆室外的走道, 插在我阴部的假阳具瞬间加速震动引发我体内积存的高潮决提, 我全身如通电疯狂而大声叫喊,靠着栏杆不停抽搐, 已经无法管旁人了。 享受电动阳具急速振动下的快感,在将要昏迷时想到, 阴茎从我下体滑落在地面我的淫水喷的满脚都是。 我同学呆住了,不知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反而我是最快恢复神智的。 急忙收起地上的东西,顾不了什么了,迳直跑进了化妆室关上了门。 若大的屋子里此时只有我一个人,很安静,我听到一阵强烈的心跳声, 胸口起伏不停。 「天哪,我让人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恢复了清醒头脑, 我感到了害怕。 「他在班里一说,我岂不是……」「呜~~~~~~~~~~」我忍不住失声哭出来。 「刘婧,你没事吧,怎么啦」那个男同学并没有离去, 隔着门在问。 大概他没有看清楚吧,回想到刚才那一幕,那个东西滑下来的时候,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是什么就被我收起来了。 我定了下神,告诉自己没事的,一切会好。 然后调整了一下心态,止住了哭声。 「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 」我向门外的他说,「你先回教室去吧,如果我不来上课, 请你替我向老师请假好吧吗」「哦,知道了, 你要保重我先走了。 」听语所,他全然一付全无所知的态度,我长长吁了一口气。 看看整衣镜时里的自己,脸色正逐渐由苍白转为红润。 远远传来一阵铃声,上课了,我打开化妆室的门看了看, 四周没有一个人了也难怪,大家都要上课啊, 这时还有谁会来这里。 我复又关上门,看着镜中的美人,呆呆地出神, 晨风透过窗户轻轻吹打在我的小脸上发丝在面颊上飘逸。 「我到底是怎么啦」我问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 一忍不住就胡乱放纵。 为什么我生得这么完美,却有一颗复杂的心。 我也恨自己啊!镜中的女孩的脸随着我的心情的变化而变化着, 面部骨肉已经在扭曲。 「你要放荡是不是好,我成全你。 」我分明跟镜中的自己过不去,「让你脱光了从这里走出去要不要」说着, 我开始脱身上的衣物。 很快,镜中就出现了一个洁白的裸体,高耸着胸甫, 扭动着纤腰叉开着修长的又腿,两只小粉拳时而擂打着那一片毛色光亮的三角黑毛区, 时而把中指插入玉穴里拨弄。 一边弄还一边说: 「你这人尽可夫的小骚女, 弄死你弄死你。 」对自己恨得越深,手指的插动就越快,长甲也抠弄着嫩穴里那颗小肉球,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传遍全身玉体越来越热,小穴鼓鼓地开始又胀起来, 又是一股暖流在小腹里涌动很快就要到达阴道里了。 我想撤手,已经来不及了,「波滋」一股粘粘的液体冲出下体, 喷在两只手掌上浑身一阵痉挛,顿感小腹虚空, 没有一丝再支撑人也倒在了地上。 「好凉啊。 」我伏在凉凉的磁砖上,静静地,感到自己的孤独, 绝望就像一头爱伤的小动物,没有生机,没有希望。 是的,我没有了人生的方向。 我成了恨和性的奴隶。 屋外天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阴沈沈的,屋里死一般沈寂, 谁会想到一有一位绝色美女赤裸裸地躺在这里。 晨风吹打得窗户左右摇摆,空气中寒意更胜, 太阳早已经不见了大概躲在那厚厚的乌云里面。 我合上眼睛,忍受着寒意,在地上瑟瑟发颤, 身子平展在地面上没有力气收起来保温,连蜷成一团的权力也被剥夺了。 我好想死啊,可是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必须为自己的淫贱付出代价。 踏,踏,踏……沈重的脚步声从地面传到耳朵里在, 是谁来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上课可能是……我心里默想。 砰,砰,来人在敲了敲门,可是没人应答。 我已经无力起身,就算可以,以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去给来人开门。 化妆室的门是锁上的,我不开门没有人可以进来, 包括老师。 可是我分明听到一阵零乱的金属交加声--钥匙的声。 「唉,完了。 等人一进来,我就再不是众人心中的玉女了。 」我依然一动不动,我无力去阻止别人的进入。 吱--门开了,能进来的只能可是楼房的管理人员。 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我视野里,高大,却不算俊朗, 因为他留着络腮胡我无法判别他的面貌。 「咦--」那人显然是发现了我,所以发出了惊疑声。 「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人问我。 在问我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体, 眼神火辣辣的。 我见他在我上身做短暂停留后,注意力集中在了下体。 但我那里毛发很盛,他试图调整角度想看清我的私处。 我没有回答,也不想回答,反正人已经这样了, 我不再掩饰什么还是静静地躺着,不说话,不移动。 「该不会是死人吧」这人勐然吓了一跳, 我却苦涩地在心里笑了笑。 没想到这个这么胆小。 他没有离去,而是小心翼翼地弯下身来探我的鼻息。 发觉我不是死人后, 他才拍拍胸甫自言自语道: 「吓我一跳。 姑娘,你怎么啦」我知道自己不能老这样不动, 努力欠身想坐起来却徒劳一场。 他看我这样辛苦,也不避男女之嫌,蹲下搀扶我一把。 「请不要再问我问题好吗」我挤出一丝力气说道: 「我很不舒服。 」「可是你……」他刚想说什么的,说了一半就打住了。 他可能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狼狈地躺在这里吧。 可是我能说什么就要扶我的时候,他发现在我下体一片粘稠, 他 当然是十分的惊异从他眼神中我看得出,他可能以为我被人强奸了。 在他的搀扶下,我坐了起来,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他对我全身已经了若指掌了。 那一双眼睛最后停留在我的脸上。 刚才可能远了你看不清我长的样子,现在近在咫尺, 他不期然地感叹: 「啊你长得真漂亮。 」我艰难得又笑了笑,「你也长得也很帅啊」。 我绝不是说谎,真的,近了才发现他长得真的不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留胡子不是络腮胡。 「请帮把衣服拿过来好吗」我自己已以不可能穿上衣服了, 万般无耐只有请他帮忙。 我总得见人啊。 他突然脸红了一下,转身去帮我捡地面上散乱的衣物。 首先当然是穿上衣了,他红着脸递给我胸罩, 我想接啊可是手才微拾起一点点说不行了。 他见我这么吃力, 就说: 「算了,我替你穿上吧。 」我无力地点了点头。 他很温柔地一件一件替我把上衣穿好。 然后扶我起来,替我穿裙子, 最后他竟惊奇地说: 「咦, 你的内裤呢」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见我如此也没有多问。 「你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下吧。 好点再走。 我不会锁门的。 」他还算正人君子,一边说着一边关门退了出去, 没有趁人之危。 我心里一阵感动。 刚才虽然与他肌肤相亲,但也不放在心上了。 只是他会对我怎么样想呢于是我急忙把他喊住。 「怎么啦你。 」他问。 「请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好吗」我已经羞得满面通红了。 声音十分的小。 「放心,我看到你就像看到我妹妹一样。 我会为你保密的。 」他说话时态度很严肃,不你说笑。 「你尽可以把我也当成你哥哥。 」他说完又要走出去。 「谢谢你。 」我谢他。 「不用客气。 」他走出了门外。 「哥哥。 」我感动地眼泪直流。 「你比我妹妹漂亮多了。 」他已经走出去一段路程了,远远地说了这一句。 然后我们再没有说什么。 谢谢你,好哥哥,我终于体会到了兄长般的关怀。 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